请先绑定手机号

位置:首页 >原乡

有一种鸟布谷(组章)

有炊烟的地方才有生活

有炊烟的地方才叫人间。

炊烟升起的屋顶叫家也叫母亲。

而我生活在一个没有炊烟的城市,高楼和汽车的喧嚣把炊烟捂得严严实实的。从夜色里钻出来的声音,虚虚实实,但总感觉不真实。

不管什么时候,从香粉里起来的身影总是穿过我的视野。上不沾天,下不着地。

我总想扯一缕炊烟把它们覆盖。

常常去乡下和炊烟团聚。

即便只是看着,也是暖暖的。炊烟是盘在母亲头上长长的发辫,母亲常常对着水缸一天到晚梳理两次。

有炊烟的地方才有生活,黄昏时一些住在天上的人正沿着炊烟返回人间。

故乡的水井

故乡的水井,就是大山的石缝里挤出来的泉。

是故乡的眼睛,清澈,明亮。不含一点尘埃。

井水不像河水,十分地克制。

满,而不溢。

有话说,“井水不犯河水”。这是村庄的哲学。

围着水井,村庄在不断地生长。长出藤蔓的炊烟,长出鸟鸣的花朵,长出黄橙橙的温暖。也长出我在一对晃动的木桶里的生活。

我在井沿,读懂天空里的星星和云彩。

很多时候,我都在一根扁担上寻找平衡。

一头是故乡,一头是城市。

在故乡的井沿上弯腰、鞠躬,也一次一次把井底的蛙鸣,拯救上岸。

而城市呢,我担当着,日常的奔波。

沱江边的白鹭

沱江拐弯的地方,站着整整齐齐的芦苇。

苇花很美很轻,开得不管不顾。

早晨路过,总看见白鹭的翅膀擦亮远方。

太阳下山的时候,白鹭闪亮的翅膀在这里落脚。那种闲庭信步,值得我学习。

童年,总在芦苇丛里捡到白鹭下的蛋,母亲总教育我们把蛋放回原处。不然,白鹭妈妈会焦急地寻找,甚至悲痛而死。

这么多年白鹭还在沱江,也许是另一代了。但我还是我。

仿佛我现在才明白,白鹭年复一年在沱江,守候的就是一江宽阔。

有一种鸟叫布谷

“布谷,布谷”,这一只流落民间的歌手,一开口就惊动四座。

人们缓缓地抬起头来,在故乡的天空里,寻找到它们忙碌的身影。

这是一位季节的鸟儿,名叫布谷,总是特别地忙碌,在天空里赶路,一趟子过去又一趟子过来。

城市的夜里,偶尔也能听见布谷的叫声,也许是在提醒,在城里打工的兄弟不要忘了季节。

现在越来越多的人离开故乡,故乡的土地长满杂草,布谷圆圆的叫声,已布满血丝。现在,我越来越怕听见布谷的叫声,它一叫,就把我的心扯痛。

故乡,有一只鸟儿名叫布谷。他的叫声带血,一次一次把我的心扯得生痛。

李茂鸣

未经授权,严禁转载!转载授权请联系:028-26223105

相关推荐

版权声明:资阳网是资阳新闻传媒中心在互联网上授权发布《资阳日报》、资阳广播电视台视听节目的唯一合法媒体,欢迎有互联网新闻发布资质的网站转载,但务必标明出处“资阳网”和作者姓名;资阳市范围内网站若要转载,必须与本网签订协议。如若违反,资阳网将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。
转载要求:转载之图片、文件,链接请不要盗链到本站,亦不能抹去我站点水印。


下载‘今日资阳’APP 了解更多新鲜资讯

网友评论

文明上网,理性发言

全部评论 0条评论
    暂无评论

请先登录